3分快三回血导师是真的吗:第七十九章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遞給朝花的那支煙,她沒抽幾口就丟進了樓梯拐角處的垃圾桶里。從她抽煙的姿態以及神情,我看得出她是不會抽煙的,因為她吸進去的煙完完全全就沒有經過她的肺部。煙只是進入她的口中,沒有絲毫的游竄,又從那里迂回了出來。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使自己適應這種生活,適應煙與酒,適應只有犧牲某些對自己來說至關重要的東西,以此來補給當下的生活。
“我該走了,”朝花向我遞來我剛才給她遞過去的打火機,“我朋友還在里面等我?!?
“好?!蔽業屯坊卮?,“拜拜?!?
“有緣再相見咯!”她向我擺擺手,然后順著我們剛才走過來的道,返回到了包廂。
我回到包廂之后,不知道為什么就瘋狂的喝起酒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是深夜。我口渴難耐的從床上爬起來,看了看手機,這時已是凌晨三點半。
冷小軍睡在我旁邊,臉貼著枕頭,口水從他的嘴角一直蔓延到耳根。而徐陽不知去了哪里,或許是回了自己的住所,又或許去了他剛才提到的一個女性朋友的房子!我不清楚我們是怎樣回到冷小軍的房子的,更不清我是幾時喝多的,但我清楚的是,以后再不能這樣喝酒了———每每到我醒來,頭痛欲裂的時候我都有這樣的悔悟!
我找到水龍頭,猛喝了幾口水之后,就失去了睡意,于是便坐在床頭玩起了手機。
早上九點左右,冷小軍從床上爬了起來,說他今天上班,不能陪我去火車站了。
我倆在他房子對面的包子鋪吃了早餐。他走之后,我就去了火車站,一直待到我那張車票的火車進站。
經過29個小時的車程,我到了老家。出了車站以后,我便搭了輛出租車去了客車站,乘那里的客車再去表叔所在的那座縣城。
到了客車站以后,我便撥通了表叔的電話,告訴他我已經到了去他那里的客運站。問他我該坐幾路車,然后在哪里下車。他說他們這里的客車沒有數字牌號,讓我直接去客運站的營業廳買去往曲縣的票,坐到終點站下車就可以了,他在車站等我。
我按照表叔的指示,購買了車票,在候車室等了十五分鐘,便坐上了去往曲縣的客車。
車內人數滿員以后,司機便發動了客車,然后緩緩的出了站,拐入并不是很寬敞的柏油馬路,向南駛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顛顛晃晃的不適中,一座座高樓大廈從我的眼中一座接一座的褪去,漸漸引入眼簾的便是雪融化了之后的貧瘠,和萬物還未復蘇的荒蕪!
荒蕪的山嶺中有一群接著一群的羊群從我眼前閃過。令我感到好奇的是有的羊在還未發出嫩芽的樹枝上啃食著些什么,還有些一直在懸崖峭壁上尋覓著些什么,有極少數的羊是在平地上覓食的。比起城市,這里的景象讓我感到熟悉,也讓我感到惶恐。
我在惶恐些什么?———或許是在為那些在危險重重中覓食的羊群吧!因為它們的一不小心便會讓自己的世界從此失去光明,在無法睜開眼睛去欣賞這美麗的世界。
客車在蜿蜒的山路上行使著,左邊是巍峨高聳的大山,右邊便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溝壑。溝壑下邊是并不怎么清澈的河流。一眼望去河流上面有不少的漂浮物,房梁般大小的朽木,日用平的外包裝袋,以及腐爛了的瓜果蔬菜比比皆是。
經過三小時的顛簸,我到達了目的地。剛一出站,就看見表叔在不遠處用手遮著頭,不停的東張西望。
我向表叔走了過去,這時他才看到了我。
“坐火車的時候怎么沒有給我打電話?”表叔向我迎上來,“你哥正好在市里,我叫他去接你。你前面打電話那陣,我還以為你才坐上火車呢!”
“大前天就坐上了?!北硎遄磧窒蚯白?,我同他走到了一起。
“你媽說你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還以為你出了什么岔子呢!”
“手機沒電了。我都這么大的人了,況且還是個男人,還能出個什么事?!?
“那可說不準,這里還好,要是再火車站,那什么小偷啊,偷雞摸狗的人專門找你們這種生瓜蛋子下手,你可別覺的自己有什么能耐防住這種人。待會手機沖上電了以后,趕快給你媽回個電話,光今天早上就給我打了六七個電話,一直問你到了沒有?!?
我向表叔點了點頭,然后在客運站搭了輛出租車行駛了十分鐘左右,便到了表叔家所在的小區門口。
剛一進表叔家的門,我就看見表嬸在蹲在陽臺上,正在給一排排擺放的很是整齊的花草澆水。從那花草的品種來看,大都屬于是多肉類,至于像月季這類絢麗多彩的鮮花類倒是一束都沒有看到。不過,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她身體左側的一碰仙人掌竟然開了花,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見過開花的仙人掌。見到此景,屬實有點感到詫異!
眼前這個表嬸,在我的記憶中雖然毫無印象,但我還是很禮貌的向她問了好,并且詢問她怎樣種植仙人掌,它才會開花。
表嬸向我回以微笑,詢問我父母的近況以后,才向我解答說,仙人掌一般要培植3-4年左右,才會開花。但不光是說培植了足夠的時間它就會開花,另外還要有適宜的溫度以及充足的陽光照射.....
之后表嬸又說了許多關于養花的知識,但我卻已經失去耐心了......看來想要看到自己心中想要的顏色以及模樣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表嬸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人,性格開朗,說到什么令人發笑的事情的時候,她總會哈哈大笑起來,就在她哈哈大笑的同時,她身上贅肉也會同她的笑聲一起抖動!我和她很聊得來,但表叔總閑她話多,讓她少說幾句。因為她一旦說起什么事情來,就會變的沒完沒了。就拿我剛才求學的這件事情來說,她足足就向我講解了二十多分鐘,直至表叔打斷了她的話,叫她燒水做飯的時候,她才將嘴停下,用近似怒目的眼神瞟了一眼表叔之后,這才去了廚房。
晚飯過后,表叔便拿出手機,和我坐到了一起,讓我看她手機里女孩的照片。說我無論看上哪一個,他都會拼了他這條老命給我牽橋搭線,但前提是他絕對不會胡扯八扯的觸碰職業道德。無論說什么,也要從事實說起。
看了五六張女孩的照片之后,我便沒有心思看下去了。

章節目錄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