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福彩快三开奖:道兵練成(1 / 2)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許久之后,羽眉頭緊皺的看著陳淵:“我與你約法三章,能做到,我就當你出來?!?
陳淵一聽自己可以出去,趕緊點頭:“好好好,道友快說?!?
羽:“第一條,脫困以后,除了殺手的身份信息,什么也不能偷?!?
誰知陳淵他想也沒想,直接拒絕:“沒門!不讓老夫偷東西,老夫寧愿關在這里一輩子?!?
眾人:“呃……”
陳淵一下把話說死了,長亭趕緊出來打商量,畢竟要是把羽惹毛了,他們以后能不能出去都是個問題。
可誰知陳淵嘴硬的狠,怎么說都不行,最后變成了脫困以后只不偷圣族的東西,而且后面兩條作廢。
羽氣的簡直要殺人,要不是石胤在一邊直為師傅求情,她真想把這些人關到死。
談好以后,陳淵笑呵呵的散去分身,等著羽把他放出來。
羽用顫抖的手結出一個法印,口中念念有詞,沒一會關押陳淵的那個光球就消失了。一個全身染血,連胡子都被血染紅的瘦小老頭拿著一條斷腿,落到地上,在原地蹦跶了幾下。
陳淵身上的傷口好像是剛剛傷到的,還在往下滴血,石胤眼眶一紅,趕緊扶住陳淵,轉頭看向袁岐血色身影:“師傅您還有血神丹嗎,您給我的那顆被我放在家里了?!?
袁岐直接搖頭拒絕:“給他療傷,沒門?!?
石胤大急,用哀求的語氣說道:“可陳淵師傅傷的太重了!”
陳淵欣慰的拍了他一下,手上一晃,出現三顆拳頭大的血紅丹藥:“小子你看這是什么?!?
石胤低頭一瞅喜道:“血神丹!”
陳淵:“對,就是血神丹。你不用求他,這玩應老夫多的是,要不是被關在這絕地天通中無法療傷,老夫早把身上的傷治好了?!?
“好哇!原來血石洞是你盜的!”袁岐怒吼一聲,就要把丹藥搶回來,不過他低了陳淵一個大境界又被困住,怎么可能打得過他?
陳淵輕蔑一笑,一指點出,一道法力打碎了袁岐分身,一路打進了關押他本體的光球中。
陳淵輕拍了下石胤:“小子離遠點,老夫要療傷了?!?
石胤點頭退后幾步,陳淵把斷腿一接,布下一個法陣,三顆血神丹在袁岐嘶吼聲中,被他吞進了肚子里。
血神丹不愧是當年第一療傷圣藥,僅僅兩個小時,陳淵身為斬道境的強大肉身就被修復好了,剩下一些經脈損傷在三顆圣藥的藥力下,不出三天,必定修復。
他站起身來,不忘嘲諷的看眾人一眼,然后走到羽和石胤身邊:“羽道友,可以出去了?!?
羽輕點了下頭,三人出了絕地天通,看著還在煉器的楊萬兵,他嘿嘿一笑,服下顆丹藥開始恢復靈氣。
兩個月后,身為斬道境的他,終于把丹田里的靈氣恢復滿了,這時楊萬兵也結束了煉器,只剩下最后一個階段,道兵就算練成了。
兩人視線對上,陳淵轉身就跑,楊萬兵大吼一聲:“孫子!還我煉器爐!”
石胤看著兩人出了陣法范圍,跑到了
巖漿里,轉頭看向了羽。羽輕笑一下,出去去抓兩人了。
被關起來的這些人里,楊萬兵對陳淵的恨意可以排到第一。他有收集煉器爐的習慣,當年陳淵跑到煉器宗去溜達,而剛剛成為宗主的楊萬兵利用他的身份,把收藏都放進了宗門內最安全的寶庫里。結果陳淵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寶庫,把他的收藏都拿走了,一個也沒留下,當時差點沒把他給氣死。
過了一會,羽把兩人抓了回來,楊萬兵還在惡狠狠的盯著陳淵。
石胤把前因后果解釋了一遍,許久以后,楊萬兵終于把心中怒火壓了下去,對陳淵吼道:“你怎么還不走!”
羽對于陳淵的本事有些不放心,跟著他一起參加這次行動,要從遠處看著他點。
等兩人走后,沒了礙眼的人,楊萬兵心情好了許多,他將煉器爐搬到了陣法空間正中的位置,一個陣法在煉器爐下蔓延。陣法一路延伸,探入巖漿之中,在地下不斷蔓延。
過了一會,楊萬兵將石胤叫到了自己身邊??醋叛矍暗囊磺?,掩飾不知臉上笑意:“胤兒啊,這道兵一旦出世,便會引起方圓三百里的靈氣震蕩。而且它可以隨著你修為提升,不斷的變強,最后肯定連道君的道兵和先天靈寶也可以斬斷?!?
石胤一聽就愣住了,他看著師傅臉上的表情不像是在說假話。
石胤:“師傅,您只用二十年就煉制出了一件給道君用的道兵?”
楊萬兵笑著搖了搖頭:“不是一件,是一對,兩柄刀?!?
石胤吃驚的都說不出話來了,不過楊萬兵又接著說了一句:“不過不是用了二十年。這件道兵是我當年就煉制的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點煉器材料加進去就可以練成了。不過為師后來因為一些事情,就把它擱置了下來,直到脫困以后才把它徹底練成?!?
石胤驚訝的把頭轉向煉器爐那里,興奮的搓了搓手,已經開始想象自己拿著兵器時,威風八面的樣子了。
楊萬兵遞給他一把小刀:“現在只要把你的鮮血融入進去,這道兵就可以變成你的一部分一樣,誰也奪不走?!?
石胤拿出了一個碗,接了一碗血遞給楊萬兵:“這些夠了吧?”
楊萬兵輕笑一聲,把碗中鮮血潑到地上,在石胤不解的目光中,他緩緩說道:“你要用鮮血把整個陣法浸滿才行?!?
石胤看了眼一望無際的陣法,趕緊搖頭:“不行,不行,會死的!”
楊萬兵拍了拍他的肩膀,遞給他一瓶丹藥:“不是讓你一次就放這么多血,慢慢來,幾個月就差不多了?!?
他抬頭看了眼這個惡魔師傅,再看看煉器爐那里,一狠心將雙手劃出血口,鮮血像瀑布一樣流出,順著陣紋快速流淌。
三個月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