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示意图:060章 壞人成精了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營業額倒數第一的分公司,伙食到是不錯,四菜一湯,還有幾個涼菜。
能換換口味的趙誠吃的很飽,在面前唐嘉佑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中,干掉了好幾份送上來的點心。
心思全然不在吃飯上的唐嘉佑,沒有著急的像是個火急火燎沒有半點沉穩氣質的愣頭青,耐心的等著,沒有催促趙誠,怕引起他的反感。
高健是兩小時之后準時出現在唐嘉佑的辦公室,見到了已經酒足飯飽的趙誠。
他拿出一份文件,遞給趙誠,沒說什么,和往常一樣,自顧自的離開。
那是一份詳細到讓趙誠咋舌的資料,將有關在超市門店帶頭鬧事的老頭的大大小小不下幾百件事,調查的清清楚楚。
單是人工調查或許費力了點,高健足以勝任,但也比不上能在浩如煙海的網絡世界如入無人之境的李行歡來的輕松;兩人一個線上,一個線下,能在最段時間內將想要知道的事情調查個底朝天。
那天唐嘉佑從趙誠那里離開的時候,高健和李行歡就已經開始行動了。
“看看唄,會讓你顛覆三觀,大開眼界的?!閉猿轄欠菸募莞萍斡?。
有點不明所以,但還是拿起那份文件的唐嘉佑,很快看了一遍。
那張臉從原本的云淡風輕開始變的錯愕,并不復雜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呈現扭曲狀態,化作最后和他的身份和修養恨不符合的“臥槽”兩個字。
懶得去問,也不想再去驚訝于這個無所不能的男人能在短時間內拿到如此詳細資料的細節,唐嘉佑怔怔的,像是一個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的孩子,除了震驚便是無論如何都化解不開的難以理解:“都說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這哪是變老了,簡直是成精了?!?
唐嘉佑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已經處在人生末年,沒多少年活頭,兒孫滿堂的老頭,會有這樣讓任何一個正常人都張大嘴巴的輝煌戰績。
那老頭有兒有女,家里條件相對而言已經算得上比一般普通人要富裕好多倍的有錢人了,如果不是這份資料,唐嘉佑或許會天真的以為這老頭真有本事,哪成想內里乾坤卻是如此讓他說不出話來。
大概是七八年前這個老頭就開始了他“傳奇”的人生,先是學著別人當職業乞丐,收成不錯,開著車住著大房子要飯的愿望算是初步完成了。
善心也有被消耗完的一天,后來這樣的職業不好干了,同是競爭對手的“丐幫兄弟”也越來越多,收入不如以往,老頭開始琢磨著自己的生財計劃。
碰瓷被提上議事日程,膽子大,反應快,腦子也夠靈活的老頭,開始在同行中迅速崛起,比之前在丐幫的生意的收入多很多。
花無百日紅,碰瓷也慢慢沒落了,再加上那些村里的跟風者越來越多,這一行來的收入遠遠跟不上老頭一家人的生活水平。
很有頭腦的老頭大手一揮,轉行。
人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不是,窮則思變,活人還能讓尿憋死不成。
老頭很快發現了商機,都說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將這句賺錢總綱發揚光大的老頭,很快在和村里那些同行的同質化競爭中率先找到新的增長點,幫別人辦事收錢。
事情挺簡單,比如有錢不還的,老頭帶上幾個兄弟,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罵人”提升到集團作戰的檔次,在那些人門口,沒日沒夜的罵。
大多幾天就受不了的趕緊還錢,老頭的收入有了保證,開始專研技術,升級戰術。
生意的門路廣了,找的人也多了,大活也是一個接著一個。
最賺錢的還是幫助那些有錢的主,為競爭對手制造點麻煩,怎么干老頭門兒清,比如,一幫老兄弟站在競爭對手店鋪門前,影響做生意是小意思,潑糞,脫褲子撒尿……凡此種種,越戰越勇的老頭,很欣慰自己的戰無不勝。
這次唐氏企業門店的那些小動作,充其量只能算是熱身,連開始作戰的前奏都算不上。
找他的老板說了,戲別太猛,先看看情況再說。
美滋滋拿著錢的老頭,兢兢業業的每天帶著兄弟哥們去晃悠,倒也樂得輕松。
也算是養精蓄銳,老板價碼下來了,才有力氣實施下一步作戰計劃。
將那份資料放在桌子上,只剩下苦笑的唐嘉佑用手抓了抓有點疼的額頭,好幾天沒睡覺的他,沒什么睡意,就是時不時的頭疼的厲害。
“趙先生,這絕了這……動粗是行不通了,要是有個萬一,那個老頭出事了,這店是別開下去了。只是別的辦法,說實話,我實在……”唐嘉佑想了很多種可能,至今還是沒個讓自己滿意的頭緒。
單手放在桌子上的趙誠,全完不是唐嘉佑那副走途無路的表情,他大概已經有思路了。
“急沒用,不過,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不漏風的墻。任何東西都有弱點,包括這些老頭?!?
唐嘉佑不置可否,甚至悲觀的想,就算有弱點那似乎也沒什么用。
他甚至想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找點老家伙去對方那里如法炮制,結果還是被沒有意外的否決了。
劉家業是本地人,作為最主要的競爭對手,那帶頭的老頭和劉家業是一個村的,且不說到哪去找那么多業務熟練可靠的老家伙,這些在本地頗有根基的地頭蛇再想出點別的幺蛾子,他這一年時間估計全都浪費在和劉家業的斗智斗勇上了,業績達不到龍城市八個區第一,全都白搭。
唐嘉佑的秘書進來了,表情不太好:“唐總,門店那邊聽說又鬧了?!?
當唐嘉佑和趙誠去了那家門店的時候,不知道的還以為顧客天天爆滿,財源滾滾而來。
老頭老太太的數量越來越多,至少比前幾天多了一倍。
依然是在門店里閑逛,不買東西,拿著小馬扎聊天,要么撐個桌子打麻將。
唐嘉佑真怕明天早上起來,門店周圍響起“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一大群人在這里跳著廣場舞。
“趙先生,這劉家業的禮已經來過了,現在是兵了,他在示威呢,告訴我不妥協下次就會有更嚴重的?!碧萍斡又皇O鹿以諏成匣又蝗サ目嘈?。
偏偏在這個時候,一個不速之客上門了。
唐嘉佑看著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突然就冒出來,巧合的像是安排好的錢海,心又沉了幾分。

章節目錄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