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遗漏一定牛2019:059章 上門的先禮后兵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lc區是龍城市曾經最讓人向往的地方,隨著時間推移,如今這里早已經褪去了作為龍城市中心的光環,繁華不再。
凡事都有兩面性,喪失了作為城市中心的功能性機遇,卻成了流動人口最大,生活成本相對而言較小的地方,這幾年人口不降反增,成了在龍城市各個地方廝殺的零售企業,爭相蠶食的大蛋糕。
唐嘉佑那間自己親手布置還算不錯的辦公室里,趙誠坐在他花高價買來的老板椅上。
唐嘉佑站在他對面,給出了這個富家公子哥求人幫忙的最謙卑的姿態。
已經來了半個小時的趙誠,算是大致明白了這里的具體的情況,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也確實麻煩,那個地頭蛇的競爭對手就夠唐嘉佑喝一壺的了。
趙誠手中拿著一張照片,仔細端詳了一會:“這個劉家業你了解多少?”
唐嘉佑了解過這個人,也讓人調查過他,所知道的大概都是一些浮于表面的一般人也知道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公開消息。
他照實直說:“這個人和我大伯來往密切,這次我爺爺住院,我大伯勾結的那些人中,其中就有劉家業。這個人是lc區本地的,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靠著最初一批的拆遷開始起家,靠著當時一個村的那些父老鄉親,逐漸在這塊區域建立權威,成了那些人眼中的牛人。旗下產業涉獵很廣,零售業是他起家的根基,這幾年擴張很快,唐氏企業進來之后,正面競爭一直處于下風,占點便宜都難。趙先生,這個人很難纏?!蹦┝頌萍斡佑痔嶁蚜艘瘓?。
趙誠將一個來的時候,拿在手中的文件夾扔在面前的桌子上:“看看?!?
唐嘉佑不明所以的拿起那份文件,從頭看了一遍,驚呼從他那張嘴巴里不斷傳出:“趙先生,這哪來的?幾乎將此人的祖宗十八代都調查了個底朝天?!?
且不說知己知彼這樣的常識,既然要面對一個陌生的對手,來之前趙誠自然會有最全面的準備,那只是讓李行歡動動手指頭,高健跑跑腿的事情。
“這不重要吧?!閉猿廈揮忻魎?。
不輕不重的話,卻讓唐嘉佑這個目睹了趙誠一身本事和神奇能力的年輕人,再次對眼前這個知道來歷,卻不知道深淺的神秘人物,報以最大程度的仰視。
作為商人,作為在唐家呆了二十五年養尊處優生活的富家子弟,他知道在如今這個社會信息的價值所在。
爺爺也曾不厭其煩的說過,信息時代,掌握了信息意味著先人一步的先機。
他不了解也難以去猜測這個他眼中無所不能如今又添上濃墨重彩一筆的趙誠,是怎么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辦到了這件需要很大人力物力才能辦到的事情。
認真的看完,對劉家業這個和自己大伯一丘之貉,如今又成了他絆腳石的家伙,有了比之前更清晰的了解。
“趙先生,有什么想法嗎?”看完了那份資料,也找不到什么可行之策的唐嘉佑一臉期望的看著正襟危坐的趙誠。
趙誠搖了搖頭:“還沒有?!?
雖然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可臭皮匠也需要時間去想想怎么做才是最佳選擇。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劉家業瞅著時間故意在這個時候登門拜訪,剛說了這位“曹操”,曹操果真到了。
看到辦公室里還有另外一個看著眼生的年輕人,劉家業沒當回事,甚至沒有打招呼,直接忽略了趙誠的存在。
他笑呵呵的坐在會客的沙發對面,掃了一眼這間看起來并不怎么樣的辦公室,沒有動秘書端來的那杯他同樣看不上眼的茶水,砸吧了一下嘴唇道:“唐家這是怎么了,唐先生你可是唐家未來的繼承人,辦公室就這樣,茶葉也不行,那秘書看起來和村姑、翠花沒什么兩樣,這水準有點低啊?;故撬堤萍抑換岣贍侵職炎約呵咨鈾徒嚶氖慮?,剩下的就一塌糊涂了?!?
話中帶刺,一上來就是讓唐嘉佑很是反感,卻也不得不表現得很有風度的樣子,回應著這話:“劉總,別來無恙,今天你這是有事嗎?你這大忙人可不是來找我閑聊的吧?”
“那倒是?!筆棧廝拇β銥吹哪勘?,沒怎么注意眼前這個靠著自己爺爺上位,如今來鍍金的二世祖;在他這種白手起家,起于草莽之間的人眼中,通常很自負的看不起這種幾乎一無是處,卻能含著金湯勺出生,還能靠著血緣去繼承數不清的家業的富二代。
那不是一般的厭惡,而是發自骨子里的鄙視;仇富談不上,就是那點自尊養成的極度自卑,才能讓在通過多年慘烈的血與淚的奮斗之后走向成功的劉家業,有了他認為的至高無上的優越感。
說白了,去掉家族光環和資源,這些人什么都不是,憑什么和他這種沒有根基,沒有資源,沒有家世靠著自己雙手走向成功的人相提并論,他們不配。
“唐先生,lc區這邊情況很復雜,你真想在這里干一番事業,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了這個念頭。你的人生已經足夠順利,現在又有你爺爺這個太上皇保駕護航,用得著跟著我們這些泥腿子攪在一起混飯吃嗎?用不著。真的,唐先生,你爺爺百年之后,你便上位了,那可是唐氏企業最至高無上的董事長,犯不著冒著馬失前蹄,一敗涂地的風險,在這里鍍金不成,還能成了那些說你一無是處的人的口實,何必呢?唐先生你說是吧?!?
唐嘉佑唯一能想到的此人今天的目的,八成是想先禮后兵,禮已經拋出來了,后邊怕就是兵了。
“這個就不勞劉總你操心了,我怎么說也二十五歲了,還是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
正如唐嘉佑所猜測的那樣,已經說完了一段話的劉家業索性站起來,留下最后一點他認為的苦口婆心:“年輕人啊,自信是好,但也別太過頭。既然你是聽不進去別人的半句良言,那就當我沒說。往后還有見面的時間的,唐先生,來日方長,以后有時間了我請你吃飯,略盡地主之誼。你忙,我先走了?!?
一番試探,似乎已經得到答案的劉家業自然明白繼續說下去純粹是脫褲子放屁了。
屋里的唐嘉佑和趙誠對視一眼,待劉家業已經走了幾分鐘之后,唐嘉佑才一臉問詢的望向趙誠:“今天吃了閉門羹,他是不會放棄的,趙先生,怎么樣,有什么想法沒有?”
趙誠無奈的一笑,這家伙真把他當成諸葛亮了,哪有那么多胸中錦繡,運籌帷幄。
趙誠原本想要去見一下劉家業這個人,目的在于要是能碰到和上次喬振東那樣的情況,問題自然而然很容易解決。
可他卻發現這家伙并不是個短命鬼,竟然還能活三十年呢。
用手敲著桌子的趙誠,嘆了一聲:“先去吃飯?!?/p>

章節目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