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开奖直播软件:050章 時間已經不多了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唐嘉佑并沒有因為病房里的那一場夾雜著屈辱和不甘的戲碼,成了一個一心抱怨的怨婦,或者屁股上著了火的公牛,不管不顧的橫沖直撞。
不缺能力,卻寸功未立的唐嘉佑至少有點自知之明,對趙誠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很難操作的提示,并沒有不擇手段或者愣頭青一樣的不顧后果胡亂折騰。
將爺爺從醫院里帶出來,這是個看似簡單,實則困難重重的事情。
沒有外援,也沒有內應,目前指望不上,姑姑又與世無爭,整個唐家他能依靠的人連唐嘉佑想起這事都會不由自主的苦笑。
爺爺還在的時候,他和老媽待在唐家沒人敢說個不字,頂著唐家第三代,唐靖年孫子的榮耀光環,上完了家里指定的大學,沒有規劃,沒有藍圖,每天所想的的不過是吃吃喝喝,游山玩水,外加和幾個能和金錢畫上等號的女人,玩一場你情我愿的游戲。
渾渾噩噩的過著,無所顧忌的玩著,沒想過爺爺的苦口婆心,也忽略了老媽時常的提點。
直到爺爺這座大山倒下,世界逆轉,他進了看守所,偌大的唐家將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他才開始深思,東哥那些天的晚上聊天的時候對他說的話:嘉佑啊,早點回頭,沒有了你爺爺,你什么都沒有了。
那時候躺在看守所冰冷的大床上唐嘉佑才開始思索,那已經跌進深淵,或許早已經沒有退路的未來。
兔子急了能咬人,這個遭受了巨大變故的富家大少,也能在垂死掙扎中盡可能的多掙扎幾下。
思慮良久,唐嘉佑不得不求助唯一信得過的姑姑。
不知道這個侄子想干什么,卻也推脫不了他的死纏爛打,軟硬兼施,唐紹蘭勉強同意這個子說不清楚的模糊提議。
唐紹蘭設法引開了兩個值班的保安,回來的時候卻發現病床上的老爺子不見了。
打電話給唐嘉佑,卻聽到了讓她抓狂的話:“姑姑,你信我一次,爺爺不會有事的,給我幾天時間,我會回來的?!?
“唐嘉佑,你小子瘋了,你馬上回來,把你爺爺帶回來?!碧粕芾技負跏怯煤鸕?,早知道上當了,她斷然不會跟著這個侄子胡鬧。
“姑姑,幫我一次,什么都別說,什么都別問。愛你,姑姑……”
“喂喂喂……”手機里已經沒聲音了。
……
一輛汽車在趙誠的別墅門前停下,開車的是高健。
兩人合力將還處在昏迷狀態的唐靖年抬下車,唐嘉佑推著輪椅走了進去。
將爺爺放在已經準備好的床上,氣喘吁吁的唐嘉佑在院子里找到了正坐在那邊椅子上看書的趙誠,他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杯冒著熱氣的茶。
六神無主,看不清未來,也不知道這么做是什么用意,有沒有用的唐嘉佑走過去站在趙誠面前。
“趙先生,真的沒問題嗎?”唐嘉佑帶著三分不解,三分恐懼,還有四分期待,復雜的表情更像是第一次出現在這個由爺爺庇護了很多年的溫室里花朵的臉上,別扭的無以復加。
趙誠依舊優哉游哉的看著書,聽到這話才有所反應,慢慢抬起頭,放下手中的書,有種給他說清楚講明白的架勢:“你是問在醫院里留下蛛絲馬跡的問題,還是你爺爺會不會在這里出現變故的問題?”
已經沒那份定力和城府去故作震驚的唐嘉佑,顧不得那么多的彎彎繞繞,像是搶著回答問題那般道:“兩個都想問?!?
“醫院里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你帶人離開之后,醫院里的監控已經被人刪除了你帶你爺爺出來的這段錄像;至于第二個問題,你爺爺在龍城市也算是名氣頗大,他失蹤了,唐家人急,報警是必須的。你爺爺要是在我家里出了問題,那可就全是我的責任了。我還沒傻到故意給自己找麻煩的程度?!?
唐嘉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更不知道該不該信這話。
只有想到他從一開始就是孤注一擲的時候,才會放下他已經沒得回頭的亂七八糟的想法。
一杯茶喝得差不多了,趙誠看了看時間:“你跟我去個地方,時間已經不多了?!?
唐嘉佑沒什么心思去思考去哪里的問題,不管去哪里,他都會跟著這個如今唯一有希望的男人。
剛開始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的唐嘉佑,猛然抬頭,睜大了眼睛,好一會才看清這個陌生的地方詭異和不同尋常之處。
他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趙誠,那顆已經經不起折騰懸著的心,略微放下點,嘴唇動了動,慢悠悠開口:“趙先生,這是什么地方?”
“如你所見,這里是時間驛站,我是時間商人。我說過你爺爺能活,他當然能活。我可以將時間賣給你爺爺,買一年那就能活一年,兩年就能活兩年?!?
唐嘉佑似乎有點明白當初在看守所的時候,聽東哥說起這位趙先生和時間驛站茶樓,那份罕見的恭敬和神秘,以及他一個外人也能感受出來發自內心的敬畏。
神奇的地方,神奇的人,見所未見,匪夷所思的能力,讓愣在原地的唐嘉佑窮盡這一生的所有詞匯,也找不到一個能形容他此時心情的詞語。
像個傻子一樣怔怔的,問出那個在他看來不覺得傻,只能憑著本能問出來的多此一舉的蠢問題:“趙先生,這是真的嗎?”
“這還需要我說第二遍嗎?”不想重復的趙誠給了一個讓唐嘉佑身體一抖的反問。
唐嘉佑猛然驚醒:“趙先生,我知道了?!?
“這是合同,你看一下?!閉猿系莞環鶯賢?。
不需要太高的智商和學識就能看懂的合同,也沒有到處都是陷阱和漏洞的合同,不需要唐嘉佑費多少工夫,掃了一眼已經全部明白了?!耙荒?,這是不是有點少?”
“和馬上死相比,少嗎?和你爺爺能出來主持大局,結束唐家一片混亂和?;啾?,少嗎?”趙誠懶得去說這合同本就是固定的,錢數和年數都不是他能決定的,說了也是白說。
帶著點質問的話,嚇的原本就內心翻江倒海的唐嘉佑差點沒站穩:“趙先生,只要我爺爺醒了,五千萬并不多,我簽?!?
唐嘉佑拿過趙誠遞過去的筆,在那份這二十多年見過的最古怪的合同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章節目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