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一定牛:章64(1 / 2)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張堂文的兩手掌心漸漸地滲出了一層冷汗,他訕笑著看向謝寶勝,輕聲回答道:“大人,小人方才確實見過楊先生!”
謝寶勝冷笑著向后靠了靠,但右手,始終放在桌面上,靠近著那把閃著寒光的配槍。
“說下去!”
“小人這次來,主要是因為家中生意上遇到了一個棘手的麻煩事,牽扯到洋人、洋行,還牽連到江南各大紗廠,小人愚鈍,又久居內陸,一時竟是沒了頭緒。這才想到連夜來南陽尋楊先生指點!”
“生意?你行走商路少說也有幾十年了,楊家雖也是商賈之家,卻早已敗落了!楊鶴汀更是個書呆子,你問他?”
張堂文吞了口唾沫,嗓子里已是干澀的冒起火來了,“大人,如今時局動蕩,商路更是風云莫測,很多事,都已不是小人認知的那般境況了!大人若不信,且聽小人從頭說起!”
張堂文將屯棉之事原原本本地講給謝寶勝,又將楊鶴汀對廖啟德極其身后的太古公司的判斷復述了一遍。
初時,謝寶勝還是一臉不以為然,漸漸地也不由鎖住了眉頭。
“大人,小人此來,就為此事!若有半句戲言,大人盡可抓我回去問斬!”
謝寶勝一動不動地坐著,雙眼仍舊死死地盯住張堂文。
時間就像凝固住了一樣。
張堂文此時的心境,卻遠沒有剛進來時那般慌亂了。因為這話,倒真真沒有一絲的欺瞞。
“果然如此?”
“是!”
“再無隱瞞?”
“是!”
謝寶勝默默地瞪著張堂文,過了許久,一言不發地站起身,將那配槍裝回腰間,低聲喝道:“出來!”
張堂文正詫異間,從堂屋門外的暗地里轉出一個身影,細細辨去,卻是書院街口那家茶肆的門子。
張堂文心中頓時一沉,謝寶勝冷冷地看著那門子,“此人所言,有無缺失?”
那門子俯身跪下,低頭回道:“回大人,楊姓賊人雖然口出大逆不道之言,但此二人并未就此深談,二人所談與此人所述基本吻合!”
張堂文的腦中就像響起了一聲驚堂木的敲擊。
這茶肆的門子,居然是個暗樁!
張堂文大吃一驚,猛然站起來,身子卻是微微一晃,他趕緊用手按住桌面,生怕讓謝寶勝看出什么。
謝寶勝抿了抿嘴,朝著門外撇了撇嘴,那門子便起身退下了。
謝寶勝回頭看向張堂文,冷笑著搓了搓手,“大逆不道之言...”
“大...人...”
謝寶勝抬了抬手,“不必說什么了,老道不稀得聽,也猜得到他說了什么!”
謝寶勝緩緩地坐回原位,點頭示意張堂文也坐下。
“這些個讀書人...總覺得自己有擎天撼地的能耐,整日里妄談國事,遑論民主,要學康有為行變法之策!也不看看康有為自己是個什么東西!”謝寶勝提到康有為的名字,頗為不屑地說道:“若不是康有為篡改光緒爺的密詔,強推變法之策,老佛爺會動那么大肝火么?光緒爺至于被圈禁么?至于現在...”
謝寶勝冷冷地看了張堂文一眼,“朝廷本就風雨飄搖,妄動,易傷國本!指望搖旗吶喊,聚眾鼓噪,就想行不軌之圖?癡人說夢罷了!”
張堂文默默地聽著謝寶勝的絮叨,隱隱地感覺到,謝寶勝的心境,確實老了,也乏了。
他的話,與他殺伐果斷的作風,已經有些偏頗了。
謝寶勝拿起酒壺,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朝廷蓄養士子,是為了革新,這群白眼崽子,想的卻是革命!也不知道到底是受了誰的鼓動,居然敢舞刀弄槍起來了!外敵環伺,堅船利炮就停在塘沽口虎視眈眈,內里還騷亂不停,實是逼朝廷于內外交困的兩難境地!若是給老道放下權柄,何至于...”
謝寶勝一仰頭,一口喝下,張堂文連忙起身給他續上,這酒一接著喝,張堂文就知道,這頭七,算是過不成了。
謝寶勝看著張堂文,“國之根本,在人才,何為人才?官吏、士子、行商、耕農恪守本分為國出力,這就是人才!你做行商,只要童叟無欺,不囤貨居奇,為朝廷充盈國庫,你便是大清的人才!楊鶴汀受教反哺,啟發民智,教書育人為國盡忠,他也是大清的人才!但...楊鶴汀若再敢往前走一步,謝老道不吝刀下再多一個亡魂!你...也一樣!”
說罷,謝寶勝起身便向外走去,張堂文連忙拿上酒壺追上去,“大人,酒壺...”
走到門口的謝寶勝頭也不回的一抬手,“酒壺送你了!難得碰見個識貨的!”
月光盡灑在謝寶勝的戎裝上,棉甲如同籠罩了一層銀色的霧氣,謝寶勝將手中的頂戴扔給暗處的手下,朗聲說道:“老道是個**子,只知殺人放火的買賣,不懂什么行商之法!但是...”
“姓楊的也許說的對!有些玩意,不能給洋人!”
張堂文渾身一顫,目瞪口呆地看著謝寶勝帶著不知從哪冒出的一隊手下,轉出照壁離了會館。
張堂文渾身無力地癱坐在條凳上,手中的那盞錫方壺,變得愈發沉重了起來。
腳步聲漸漸消散在漆黑的夜空中,一旁靠墻而立的會館小廝無聲地滑倒在地上,重重地喘了一口氣。
張堂文望著門外,按捺了許久的內心開始劇烈地顫動起來。
原來這看似風平浪靜的南陽城中,居然也是暗流涌動。
張堂文回想起與楊鶴汀走進那間茶肆時,壓根就沒留意過這個守在大門口的門子。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