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号码开奖:第 四百七十三 章 季群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小 】,♂小 】,
中午時分,鈴兒便帶著魏明宇等人回伯爵府,因為他們碰到的對手實力都不怎么樣,所以很輕松的便結束了今天的比賽。
等到他們來到煉丹室,只聽里面再次傳來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慘叫聲,這已經是魏明道第四次打散衛道體內的真氣了。現在衛道的修為已經晉升到了筑基境巔峰,經過這次打散,想要晉級先天境,至少要等到明天下午,所以魏明道暫時算清閑下來了。
只是吩咐其他人輪替看著就行,只要不斷了衛道的靈力,并不會發生大的變故。
衛民看到衛道昨天承受的痛苦,也有點于心不忍,如此小的年紀就要承受這樣的痛苦,他這個做爺爺的恨不能以身代之,只是不知道這種治療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魏明道搖搖頭表示也不知道,至少要等到衛道的修為不能像今天這樣快速增長才行。不過所有實行都有極限,就為極數,相信經過九次錘煉就差不多了嗎。
衛民聽到魏明道的話也是頭皮發麻,那豈不是說衛道要在靈元境,靈丹境和靈海境都要將體內的真氣打散,而且修為越高廢除體內的真氣是越痛苦,而且一不小心還會有生命之危。早知道治療的過程如此兇險,就選擇第一個治療方案了??墑竅衷謚瘟埔丫?,根本不可能停下來,不然以前忍受的痛苦將會白費了。
這時管家領著莊夢晨和燕飛云走了進來,原來兩人見今天魏明道并沒有到比武場觀看比賽,還以為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會來詢問一下。
魏明道知道兩人的來意之后說道:“你們覺得我需要擔心這些嗎?”
莊夢晨和燕飛云聞言都是恍然,他們這是關心所亂,以鈴兒等人的實力不到最后幾天根本不會發生變故,此時魏明道前去也只是白跑一趟。
自從魏明道回到王都之后,三人還沒有見過面,所以魏明道便在家中設宴招待兩人。酒足飯飽之后兩人便離開了,他們還要參加明天的比武大賽,所以要做好準備。
魏明道將兩人送出門外,至于他收徒弟的事情根本就只字未提,衛道的情況他很清楚,在他沒有成長起來錢,這件事還是不要傳出去,不然對他只有害處。
魏明道回來后便交代衛民盡快閉關,他可不認為這次的比賽能夠平安無事,有天陽宗的人再那里虎視眈眈,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出幺蛾子,衛民能夠晉級洞玄境后,他心中更有底氣。
衛民心中雖然牽掛孫子,不過現在有魏明道出手也不會出現什么意外,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先將身體調養過來。這幾年因為給衛道輸送真氣,已經差不多傷到了他的根基,現在不加以調養,晉級洞玄境時會遇到危險。
時間一晃兩天過去了,衛道身上的頑疾也算穩住了,就算晉級再快也不會像原來那樣。比賽也輪到魏明道他們上場了。
今天是靈元境和靈丹境二百五十晉級一百二十五的淘汰賽,魏家眾人都要參賽,實力不強的人都已經被淘汰掉,剩下的可以說都是百里挑一,在想憑借運氣晉級幾乎不可能。
魏明道來到校場,只見偌大的校場上豎起著五十個擂臺,靈元境二十個,靈丹境二十個,剩下十個是歸屬靈海境使用。
魏家的鈴兒和魏明宇兩人都是第一輪上臺,被裁判點到名字后,兩人分別向著各自的擂臺走去鈴兒的對手則是天意宗弟子,因為天意宗的大弟子易天賜和云曦有婚約。而云曦有敗在鈴兒手中,連第一輪淘汰賽都沒有晉級,所以天意宗的人愛屋及烏將鈴兒也恨上了。
武安天意宗的親傳弟子,靈丹境巔峰,身份雖然不如易天賜,但是在天意宗的弟子中的地位絕對能排到前十,見到自己的對手是靈兒后,也是蠢蠢欲動,若是能夠將鈴兒打敗,那么他就有資本蔑視易天賜,你的女人輸了,還要靠我幫你奪回面子。
“天意宗武安,請鈴兒姑娘賜教!”武安打量著面前的鈴兒道。
武安心中驚嘆,早就聽過魏伯爵的侍女姿色不凡,現在看來還真有過之而無不及,比起璇璣門的云曦還要強上一籌,可惜這樣的少女卻甘愿屈尊在魏明道身邊做個小侍女。
鈴兒感受到武安的目光眉頭就是一皺,接著玄霜劍一聲嗡鳴,一道鋒芒向著武安指去。
武安感受到鈴兒的鋒芒后也立刻出劍,鈴兒能順利的走到現在自然是實力不凡,而且他也曾經觀看過鈴兒的比賽,每次都是一招解決掉對手,戰斗十分干脆。身為天意宗弟子,武安可不想因為一時的疏忽而輸掉比賽,那樣只會讓他淪為別人的笑柄。
“天意難測!”武安一聲大喝,身上泛起青黑色的蒙蒙玄光,讓他整個人變得虛實難辨,一道劍氣就像從高天垂落,將鈴兒周身鎖定,讓她逃無可逃。
“冰封三尺!”鈴兒出劍,身上白光籠罩三尺之地,和武安的青黑色相對,鈴兒的周身像是自成一片空間,森寒之氣向著周圍擴散開來,雪花飄落,好像屹立在一座冰雪世界之中。
“哦,這個女娃娃不錯,不知她是那個宗門弟子?”高臺上從帝都請來的陣法大師季群看著高臺上的鈴兒,忽然開口向旁邊的丞相大人問道。
丞相微微一笑道:“這位就是我們王國魏明道伯爵的侍女,聽說她的武技都是由魏伯爵親自傳授,所以也算是魏伯爵的弟子?!?
季群聽了之后心中也是一動,別看他來清霜王國的時間段,但是對于魏明道的大名可是不絕于耳,特別是散發丹藥的事情,看起來象是個暴發戶,也恰恰說明了確實有傲人的資本。
一個從小地方的伯爵能一路走到王都,手中還有這樣的武技,看來這個魏明道并不像表面看來來那么簡單。
丞相不知道季群問鈴兒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認為季群能從魏明道那里討到便宜,他們這個伯爵是屬刺猬的,任何敢打他注意的人都要被扎得遍體鱗傷。

章節目錄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