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彩电子走势图3分快三:第二十三章 收買(1 / 2)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楚卿傾看著一如既往清淡的菜色,拿起又放下的筷子,時不時假裝不經意瞧向某處。
“公主不吃了?”葉念念看著楚卿傾放下筷子,碗里的飯也基本沒動過。
“吃不下,對了,今日白止沒來嗎?”
“來了,搞了半天破洞了,剛剛還說不吃飯了”不悔扒拉碗里的飯,抬頭楚卿傾早已離開飯桌,又在埋頭看那本書。
他在干嘛?不是要監視我嗎?這樣算哪門子的監視?啊~要瘋掉了~
“吃飯”楚卿傾端著一碗蛋炒飯,好吧!她思前想后,自己怎么也算半個長輩,而且總歸是她惡性難改,還是她主動吧??醋乓丫蹙咼判偷鈉貧?,心里松了好大及一口氣,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傾兒姐姐別過來”白容說著連忙后退了幾步,說話間一滴汗水從臉側順著下巴滴落,“臭臭,我身上臭臭”
“不行,給我站在原地不許動”上前一把拉住白容手,“吃好了,再玩?!?
“我沒玩”白容低著頭,望著手里的蛋炒飯,再聽著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果然傾兒姐姐的廚藝是最好的,“謝謝傾兒姐姐?!?
“好好吃”
楚卿傾不語,看著白容額頭豆大的汗珠,默默的拿出懷中的手帕,一點點的擦拭。真的是個啥也不懂的大男孩,楚卿傾你別一頭老牛頭上插鮮花了。
“傾兒姐姐,我真的沒玩”白容自覺的將臉轉向楚卿傾,方便楚卿傾給自己擦另一半臉。傾兒姐姐真的好溫柔呀!想一直一直和傾兒姐姐在一起。
楚卿傾凝視于自己近距離的面孔,腦子里頓時都是昨天的畫面,“自己擦”將手絹扔到白容的懷里。慢慢感受著心跳恢復正常。
“傾兒姐姐~”白容臉上掛滿委屈,“我沒有手?!?
楚卿傾看著,白容一手端飯,一手拿著筷子。再看看那絹帕,安靜的躺在白容的腹下。白色的衣裳因為汗水的浸透,隱隱約約透著身型。
咽了咽口水,楚卿傾想想你剛才已經看到151種死法了,換個目標吧。搶過白容手中的飯碗。
“傾兒姐姐你不變了”
“變的漂亮是不是”楚卿傾見白容擦好,又將碗遞給他。
“沒有”白容低著頭,悶頭吃飯。
空氣中莫名彌漫著尷尬的氣氛。指著初有門之型的洞,“這個~你弟弟知道嗎?”
“知道”
也是也是,白止怎么可能不知道,楚卿傾想打自己,這提的什么問題,但只能繼續尷尬的話題,“你怎么想起弄這個?!?
“我怕傾兒姐姐走這個洞會絆倒”白容抬頭認真的看著楚卿傾,仿佛是要糖的孩子一般,“昨日我差點在那摔了?!?
“你昨日沒回白府?”
“嗯~”白容又將頭低下,心想傾兒姐姐不是應該夸獎自己嗎?
“你睡在安國司?”
“嗯嗯,我一直都睡在安國司,我不喜歡回府,弟弟也要很遲才回白府?!?
楚卿傾點了點頭,想起白容中毒事件也沒什么下文,或許白府才是最不安全的地方。
-
“弟弟,傾兒姐姐變了?!?
白止停下手中的筆,抬頭看了一眼,滿臉焦急的白容。
“傾兒姐姐一定是喜歡上那個小胖子了?”白容左思右想,昨日傾兒姐姐都恨不得眼睛長自己身上,今日都不怎么看自己,一定是因為小胖子。
白止低頭繼續寫自己的字,白容口中所說的小胖子是韓清。楚卿傾好哪口?白止心中還是有一二數,明顯韓清不屬于楚卿傾那口菜。
“小胖子以前就喜歡欺負我,現在還搶走傾兒姐姐的喜愛”見白止又低頭不理自己,“我可以去打他嗎?”
“不可以”
白容泄氣的癱坐在椅子上,不能打架那可是他最擅長的事情了,“傾兒姐姐都要把寶寶給小胖子了?!?
李立不可思議看著白容,他是不大能理解白容這斷章取義的能力。只能附在白止耳旁解釋。
白止心想白容如今是一門心思在楚卿傾身上,當初自己的決定是不是錯了。但前些日子見白容如此開心,而且今日給的警告似乎也起作用了。
“李立以后每個月給白容一百兩月例銀!”
“我不要錢”白容無奈加生氣的甩手離開,弟弟一點都不懂自己,弟弟不幫自己,他自己努力。他要去傾兒姐姐面前刷存在感。
“大公子,你等等屬下?!崩盍⒑貌蝗菀撞鷗仙習茲?,卻還被白容一臉嫌棄。表示做屬下真的很難,從懷中掏出準備好的兩張五十兩銀票。
“我都說了我不要錢,李立你放開我”
“大公子”李立見白容要動手的氣勢,“不想讓傾兒姐姐喜歡你了?”
“想”
-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