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三一定牛漏号:第十二章(1 / 3)

立即开奖极速快三 www.m00z.com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不得不說,柳明修在不處處和她對著干的時候,哄人還是很有一套的。
晚上謝薔點了清蒸鱸魚,蒜蓉蒸扇貝,醋溜土豆絲和糖醋小排骨幾道菜。柳明修在廚房準備配菜,謝薔就去冰箱里把扇貝拿出來。
她把扇貝倒進水槽,開水沖洗,指尖碰到貝殼尖銳的地方,不留神被劃了一道細口。
“嘶——”謝薔忍不住抽了一口氣。
柳明修立馬放下菜刀,朝她走過來,“怎么了?”
謝薔看著食指不停往外冒血珠的傷口,垂下眼睫,“劃到手了?!?
柳明修擰眉,“怎么這么不小心?”
柳明修左右看了眼,沒找到止血的東西,索性牽起她受傷的手指,放進唇里。
謝薔微怔,下意識想把手抽回來,“不用……”
“別動?!繃饜拗迕?,“你就不能聽點兒話?”
謝薔抿了抿唇,把臉別過去,沒吭聲。
給她消完毒,又拿來創可貼把傷口包好,柳明修低聲說“笨手笨腳的,總是把自己弄傷?!?
她回國后,兩人一直針鋒相對,現在這樣親近的相處,謝薔竟有些不習慣了。
她想收回手,柳明修卻不讓,稍一用力,把她牽進懷抱里。
“柳明修……”謝薔低呼。
“抱一下?!繃饜蘩孔潘?,在她耳旁說。
謝薔掙了兩下,沒掙開,他抱得實在太緊,她都快喘不過氣了。
過了會兒,柳明修松開她,握著她的肩膀朝門外轉,“你去客廳等我,晚飯很快就好了?!?
謝薔從小腸胃就不好,還挑食。當初柳明修也不知是聽誰說的,抓住一個女人的心,首先得抓住她的胃。
同樣身為世家的孩子,柳明修打小也是讓家里寵大的,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和謝薔在一起前,他足足過了十五年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生活。
大概連柳明修自己也沒想過,有天他會心甘情愿地系上圍裙,站在灶前,為一個女孩洗手做羹湯。
由于術后一段時間要注意飲食清淡,均衡營養,除了謝薔欽點的幾道小菜,柳明修還特地給她燉了竹絲雞湯和川貝雪梨做飯后甜品。
謝薔坐在客廳沙發看電視,時不時瞄一眼廚房里忙忙碌碌的那道身影。
柳明修把最后一道糖醋小排端上來,脖子上還掛著圍裙。他個高腿長,五官偏清冷,膚色白得足以讓一眾女生罵爹喊娘,渾身上下都透著股嬌生慣養的少爺氣。
一般人很難想象,這樣的人竟會親自下廚做飯。
謝薔不覺看了他許久,過了一陣,她收回目光,望向桌上那盤略微焦黑的糖醋小排。
她夾起一塊放進嘴里,含糊不清地說“這個好像燒糊了?!?
“太久沒做了,手生?!弊運肟?,他再沒為誰下過廚。
柳明修摘掉脖子上的圍裙,朝沙發這頭走來。謝薔自覺往旁邊挪了挪屁股,想給他騰出點兒位置。
柳明修在她身旁坐下,一手環著她腰,一手穿過她腿窩,將她整個人撈進懷里。
然后低頭開始親她。
從她的耳朵,再到頸窩,鎖骨……高挺的鼻梁刮蹭過她細嫩的肌膚。
他呼吸漸熾,薄唇銜著她的耳垂輕磨,近乎呢喃地喚“薔兒……”
謝薔皺了皺眉,覺得這人有完沒完,剛才在廚房里已經讓他抱了,現在還要得寸進尺。
謝薔面無表情地把排骨咽下去,放下碗筷,輕輕掙開他,“柳明修,你現在腦子里就只剩下這件事了嗎?”
“……”
柳明修動作滯住。
再抬頭時,目光中夾雜著匪夷所思。
謝薔抽出紙巾擦了擦嘴,冷淡地說“一頓飯就想換一炮,柳明修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
“……”
柳明修瞬間一盆涼水從頭到腳,內心剛涌起的那點兒柔情消滅得干干凈凈。
他站起來,黑著臉道“謝薔,在你心里我就是這種人?”
謝薔扔下手紙,不徐不緩地起身,和他對視“難道不是嗎?”今天在醫院門口強行把她拖上車,二話不說直奔她家,把她扔到沙發上這樣那樣……雖說因為她身上有傷,沒能讓他得手,但他柳明修也不是吃素的。
有句老話怎么說來著,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畢竟年輕男孩子,那方面有正常需求,以前交往時柳明修就沒少纏著她。好歹他們這么長時間沒接觸了,現在又對她百般殷勤,謝薔怎么想都覺得背后有詐。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 {ganrao}